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唐赛儿

唐赛儿

  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,明未流寇头目李自成,张献忠大家耳熟能详,但另一名女头目唐赛儿在史载中亦脍炙人口

  明末,流寇四起,攻城掠地,官府疲于奔命,无法消灭。

  在这些流寇之中,最出名的自然要数李自成、张献忠这些势力强人的匪帮。

  其余或大或小的流寇,不下一百来股,在史书上或许也有名字,但后人已经将他们完全忘记了。

  只有一股例外。

  这股流寇能够名留后世,不是因为有什幺特别的战绩,而是因为这股流寇的领袖很出名,很特别,容易便人记住。

  这个领袖名叫唐赛儿,是个女的。

  一个女人家,能够成为强横的流寇的领袖,自然很不简单。

  其实,唐赛儿所统率的这股流寇,人数不多,只有一千余人,比起李自成、张献忠那种十几万的大军,简直是小儿科。

  但是,唐赛儿的这支队伍特别英勇善战,人人不怕死,个个武艺高强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令官府听到唐赛儿的威名便闻风丧胆。

  有一年,唐赛儿的匪帮一直攻到金陵附近,严重威胁到明朝首都的安全。

  崇帧皇帝大为震怒,命令大将柳镇峰统率七万大军,负责消灭唐赛儿。

  以七万讨一千,简直是泰山压顶,杀鸡而用牛刀了。

  因此,柳将军的人军长驱直人,旗开得胜。

  唐赛儿的手下即使英勇善战,但是,在力量对比悬殊之下,也无法挽回颓势,只能节节败退。

  七天之后,唐赛兄的兵马退守到牛头山,整顿人马,只剩下五百人左右。

  这时,精通兵法的柳将军并未放松追剿,贴马上调动人军,将牛头山包围得水洩不通。

  唐赛儿的车队缺粮、缺水,伤员又多,突围既无可能,死守也没力支,眼打就要全军覆没,唐赛兄心急如火。

  “有什幺办法能反败为胜呢?”

  她苦苦思索着。

  但是,一切郡是那幺绝望,死亡的阴影笼罩着牛头山。

  夜晚,唐赛兄便衣轻装,前住敌营侦察。

  小路,阴风阵阵,日月无光,唐赛儿一直摸到敌营之外,仔细观察。

  “如果能够刺杀柳镇峰,”她暗自思索:“敌军失去统帅,必然阵脚人乱,我军趁机突袭,必然可以击溃敌军,突出重围。”

  她主意已定,便睁大眼睛,观察敌营地形,寻找柳将军帅营。

  但是,她很快失望了。

  七万大军,营地连接十里,仿如一座小城,营中戒备森严,军队不断巡逻,外人根本无法进人。

  要找到主帅的营地,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“时间不等人,五白壮土性命危在旦夕,实在不能再等了。”

  她心如火烧:“一定要在今晚刺杀柳镇峰!”

  就在此峙,二辆马车由远处驶来,引起了唐赛儿的注意。

  “在这静夜,这辆马车中载着什幺人呢?”

  她 头一看,只见守门兵士也上前拦截马车:“车内何人?”

  马车上跳下一个军官模样的人。

  “车内是城内妓女,是专门来服侍柳大将军和其他将领的。”

  军官取出令牌,交给士兵,士兵检验完毕,又交回给他,然后打开军营闸门。

  “请进。”

  马车缓缓启动…

  唐赛儿灵机一动,飞身跃出,窜入马车底下,紧紧抓住车身。

  黑夜之中,光线很暗,她的身手又敏捷,守营的士兵谁也没有注意。

  马车在军营内左转右转,最后停了下来,车上的妓女们一个一个下车。

  唐赛儿俯在马车底下,向外窥视,只见这个营帐金碧辉煌,守卫森严,灯火通明,看起来,这里肯定是柳镇峰的帅营。

  她马上滚出马车,趁黑夜,混在妓女们之后,一起走入帅营。

  柳镇峰坐在帅营之中,左右两边是一些高级军官,大家正举杯痛饮。

  “大帅,你消灭了唐赛儿匪帮,可喜可贺,卑职敬你一杯!”

  “来,来,大家敬大帅一杯!”

  众将官争相拍马屁,柳镇峰心花怒放。

  “大帅,妓女来了!”

  跟车的军官进来报告,柳镇峰大喜。

  “哈…,果然是如花似玉,来,快些下坐。”

  众妓女纷纷陪军官们坐下。最漂亮的那个妓女,自然是给柳大将军。

  唐塞儿生得很漂亮,可是她的服饰、装扮,都不如其他妓女、所以,便给分配到尾席一个最低级的军官旁边,陪他喝酒。

  众人济济一堂,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、虽然每个人都抱着一个妓女,却也不敢太放肆,大家都是低低调情上下其手…

  柳镇峰是大将军,当着下属的面,也不便太敢乱来,只是隔着衣裳,摸着女人的大腿…

  “哈…”一阵女性的魅笑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,柳镇峰转头望去。

  只见唐赛儿站了起来,施施然走到柳镇峰面前,一脸妩媚.

  “大帅,今日乃大喜之日,待小女子跳一只舞,为大帅助庆,如何?”

  “好!好!”柳镇峰捋着大胡子大笑

  唐赛儿于是扭动腰肢,跳了起来,她一边跳,一边脱下身上的衣服…

  现在流行于西方的脱衣舞,是不是唐赛儿始创的呢?这要请教历史学家才知了。唐赛儿越舞越有劲,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…

  她知道,只有采用这个大瞻的方法,她才能压倒众妓女,吸引柳镇峰的注意。

  不一会儿,唐赛儿全身衣服便脱得一丝不挂…

  一些面皮薄的妓女也不禁为她的无耻行为而脸红,所有的军官都目瞪口呆,望着她的裸体…

  唐赛儿长年征战,肌肉结实,两颗硕大的乳房坚挺地翘着…

  肥大的屁股又白又嫩,随着她的舞姿左右颤动,勾人魂魄…

  柳镇峰被这仙女般的裸体惧起了全身烈火,他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  “宝贝!快过来!”他大喊着。

  唐赛儿就等着他这句召唤,当下飞扑上前一偎身,偎在柳镇峰怀中…

  唐赛儿两条白莲似的手臂勾住地的脖子,樱桃般的红唇贴在她的脸颊上…

  “大帅…大帅…”

  她扭着腰肢,那两座小山似的乳峰小停地在柳镇峰身上磨擦…

  柳镇峰低吼着,两手握着乳峰,死劲捏着,搓着,口中发出喘息…

  “大帅…唐赛儿鼻孔中呻吟着:“你…揉得…人家…心里…”

  “心里怎幺样了?”柳镇峰流着口水调戏着。

  “人…家心中…骚…”

  唐赛儿全身上下发散着女性的魅力,柳镇峰这一辈子玩了不少女人,现在却是第一次,碰到这种骚到入骨的女人,他疯狂了!

  “小婊子,跟我来!”

  柳镇峰两手一抱,将唐赛儿抱了起来,走向帐后去。

  帐后是地私人卧室。

  帐前之众将官见主帅离开,大家无拘无束,各自搂着身边妓女,剥衣脱裤,就地解决…

  柳镇峰抱着唐赛儿走入帐后,把她放在豹皮床上,然后自己解脱衣服…

  “大帅,我来服侍您…”

  唐赛儿跪了起来,伸手替他褪去裤子,她的两手却趁机在大腿之中活动…

  “小婊子…你…很会摸…”柳镇峰满脸涨得通红:“你真是天生骚货…”

  唐赛儿水汪汪的大眼脯闪着淫蕩的目光,粉红的脸蛋贴着他的大腿…

  她的口微微张开,伸出一条热腾腾湿漉漉的舌头,慢慢地舐着…

  “啊…哦…”柳镇峰忍不住刺骨的畅快,用两条毛茸茸的大腿把她的头夹住…

  唐赛儿自然不肯放过机会,她的两手抱着他硕大屁股,展开激烈的活动…

  “啊…小婊子…你…找死…”

  柳镇峰跳了起来,把唐赛儿抛在地上,整个人压了下去…

  “啊…大帅…痛…”

  唐赛儿故意连连娇喘。

  “算了吧,你是婊子,又不是处女,怎幺会痛呢?”柳镇峰喘息着。

  “大帅…我不是处女…只是因为你…太粗…太强壮了…才感到痛…”

  唐赛儿故意奉承,柳镇峰心中洋洋得意,他开始抽动起来…

  “啊…大帅…慢…慢一些…

  唐赛儿的娇喘,更加刺激起柳镇峰的野性,他不仅没有慢下来,反而更急,更快、更用力…

  “大帅…你…抽得…我…魂…没…了…”

  唐赛儿扯着喉咙,尽情浪叫…

  柳镇峰双目喷着熊熊火,屁股上下沖击…

  “不行了…大帅…饶命…”

  “小婊子…”柳锁峰粗粗喘着:“现在还痛吗?”

  “不痛…现在…太舒…服了…大帅…你太…会抽了…”

  柳镇峰咬紧牙关,展开了疯狂进攻…

  唐赛儿把两条雪白的大腿架在地的双肩上,使劲地晃动着…

  “这一下…到肉…我…没命…”

  “小婊子…你看来得好乐…”

  “好大帅…好哥哥…用力插…插死我…插死…小婊子吧…”

  唐赛儿不知是真是假,她的体内发出一阵阵剧烈的颤抖,雨默般夹着…

  “小婊子…夹…用力夹…”

  柳镇峰再也忍受不住她的刺激了!

  “小婊子…我射了…”

  “好哥哥…你烫死我了…好大帅…”

  两个人都小顾一切喊叫着…

  高潮之后,两人便平静了,柳锁峰搂着她,温柔地问她:

  “小妹妹,你叫什幺名字?”

  “唐赛儿!”

  柳镇峰尚末反应过来,唐赛儿的五指像钢叉似地插人地的胸膛,掏出了他的心脏…趁着帐前众人尚在胡天胡地,唐赛儿偷了令牌,混出营去,回到牛头山上,聚集五百壮士,连夜下山,展开偷袭。

  官兵群龙无酋,顿时大乱。

  唐赛儿率五百壮士突围而出,后来迅速扩展,成为一支大军。

  ∼终∼